-

禦千夜看著顧依依,狹長的鳳眸危險的眯成一條縫,冷酷的眼神,彷彿利刃一般,射向了顧依依。

顧依依卻毫不畏懼的迎上了他的目光。

兩個人就這樣對峙著,氣氛詭譎壓抑極了。

良久後,禦千夜才收回了目光,薄唇緊抿,冷冷的開口說道:''你真的認為是本王?''

禦千夜挑眉看向她,聲音中帶著一抹不容置喙的威脅。

''難道不是你嗎?''

顧依依揚了揚下巴,語氣堅定的反問道。

''嗬......''

禦千夜輕笑出聲。

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一步步的朝顧依依走去。

顧依依看著他,眼神警惕的看著他,心中暗自提高了警惕,一顆心也跟著提了起來。

''禦千夜,我告訴你,如果你敢再對小糰子出手,休怪我對你不客氣!''

''本王倒要看看,你怎麼對本王不客氣!''

禦千夜勾唇,冷冽的聲音裡透著濃濃的譏諷和挑釁。

''你......''

顧依依氣得渾身發抖,恨恨的盯著他,雙眸之中燃燒著熊熊怒焰。

看著她的樣子,禦千夜的眼底閃過一抹冷冽的精光,薄唇微啟,低沉陰戾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''顧依依,你以為,憑藉你的那幾斤幾兩,你能翻起什麼浪花嗎?本王想要殺你,簡直比碾死一隻螞蟻都要簡單!''

禦千夜的話,讓顧依依氣得渾身發抖,牙齒咬得咯咯響,恨不得上前撕碎他那張俊美無匹的臉頰。

然而,她知道,她絕對打不過他,就算是拚儘全力,她也不是他的對手,所以,她隻能將怒火往肚子裡咽。

“小糰子的事情,本王會徹查清楚,絕對不會姑息任何一個傷害小糰子的人,你也不必懷疑本王,因為,就算本王想對你不利,你也逃不掉。''

禦千夜勾了勾唇,冷冷的掃視了一眼顧依依,丟下這樣一句話,然後,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。

顧依依氣得直磨牙,憤恨的瞪著禦千夜消失的方向。

該死的男人,真是混蛋!

顧依依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,一張俏臉上滿是惱怒和鬱悶。

看來,她得儘快帶著小糰子離開這裡才行,就算小糰子這次不是禦千夜所為,但若繼續待在這裡,遲早還是會被他發現的,而且,小糰子的病情也不能再耽擱下去了。

隻是,也不知道血鮫珠煉化還要多久,她又不知道小糰子的病情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。

哎......

想到小糰子的病情,顧依依忍不住的歎息一聲,滿是憂愁。

她的心裡充滿了焦慮,擔心小糰子的病情會越拖越久,到時候她怕是真的束手無策了,也許,到時候就隻能向禦千夜坦白身份,求他出手救小糰子了。

……

王府後院。

“事情辦得怎麼樣了?”

聞媛坐在涼亭裡的藤椅上,雙手撫摸著腿上的白貓咪,漫不經心地問道。

''回王妃娘娘,奴婢已經按照您的吩咐,買通了四季山莊的人,在顧依依和小糰子的茶水中下了毒,不過,那茶水隻有那小糰子喝了,顧依依並冇有喝。”

丫鬟站在一旁恭敬地回答道。

聞媛聞言,眉梢微動。

“哦?那彆院可有傳出什麼訊息?”

''回王妃娘娘,據奴婢派過去的人回稟,彆院並未發現什麼異常,那小糰子似乎並冇有中毒。”

丫鬟低垂著頭,聲音恭敬的回答。

聽到這句話,聞媛的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

''這怎麼可能?那茶葉裡可是被我們下了劇毒的,小糰子喝下茶水,應該早就命喪黃泉了纔是,為什麼,他會冇有事?''

''回娘娘,奴婢也不知道。''

丫鬟搖了搖頭。

''不管怎麼樣,既然小糰子冇有中毒,那王爺就暫時不會懷疑到我們的身上,你們繼續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。''

聞媛沉吟片刻後,冷靜分析道。

''是,娘娘!''

丫鬟低聲回答。

“四季山莊的人處理了嗎?”

聞媛抬眸,冷冽的看著她,問道。

丫鬟連忙回答道:''回王妃的話,已經將他們處理了,絕對不會有第三個活人知道。''

''恩!''

聞媛點了點頭,隨即,又像是想到了什麼,看向丫鬟,沉聲開口道:''對了,我讓你準備的東西呢?''

''請王妃放心,奴婢已經準備妥當。''

聞媛點點頭。

''記住,這件事,絕對不能有絲毫的差池,一旦被人察覺到端倪,你就知道該如何做了,明白嗎?''

''是,奴婢明白。''

丫鬟低垂著頭,一字一頓的回答。

''嗯,去吧!''

''是,王妃,那奴婢先退下了!''

丫鬟恭敬的彎腰,朝聞媛福了福身,接著退了下去。

望著丫鬟離開的背影,聞媛的眼中閃爍著深邃的幽芒,嘴角邊浮現出一抹嗜血的冷笑。

她倒要看看,顧依依那賤女人,到底還能囂張多久?

她不會讓她活太久的。

聞媛低頭,伸出纖細瑩潤的食指和拇指捏了捏貓咪圓滾滾的耳朵,笑盈盈的說道:“小乖,今晚給你加點葷好不好?”

''喵嗚~''

貓咪喵嗚了一聲。

聞媛勾了勾唇,露出一抹邪惡的笑意,''你等著,很快,就可以吃到好吃的大餐了。''

……

另一邊。

“事情查清楚了嗎?”

書房內,禦千夜負手立於窗前,目光落在遠方的天空,淡漠的開口詢問著身後正在彙報事情的流風。

流風抬起頭,神色凝重的說道:''屬下連夜趕到四季山莊排查時,便有個小廝意外失蹤,而那個小廝,正是昨晚負責給小糰子茶水的人,屬下懷疑,他已經被殺人滅口了。”

聽完流風的彙報,禦千夜微微擰了擰眉,神色冰冷。

''繼續查。''

''是,王爺!''

流風恭敬的回答。

禦千夜冇再說話,轉身朝門外走去。

流風見狀,立刻追上了禦千夜,恭敬的問道:''王爺,今晚是太後的壽宴,您要去嗎?''

禦千夜腳步微微一頓,回過頭來,淡漠的掃了流風一眼。

沉思了片刻,薄唇輕啟。

''去!''

''是,那屬下這就去安排。''

流風立刻躬身領命,轉身欲退。

就在此時,禦千夜突然出聲喊住了他,''等一下!''

''王爺還有什麼吩咐?''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