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依依拉著小糰子的手,拚命的狂奔。

雖然她身手敏捷,可畢竟體力有限,再加上帶著小糰子,又怎麼可能跑得過那十幾名訓練有素的侍衛呢!

不過短短幾息的功夫,那群人,便距離顧依依越來越近了。

顧依依見狀,心臟驟然揪緊,一股莫大的危機感襲來。

然而,就在他們追上去的時候,突然,一道紫影閃過,那些追逐顧依依母子的侍衛,便紛紛倒在了地上。

顧依依愣怔在原地。

一雙漂亮的杏眼中閃爍著激動的神采,''容燁!''

容燁從天而降,站在顧依依和小糰子的身邊,目光落在顧依依身上,臉色柔和了幾分。

''師父!''

小糰子見到容燁,頓時興奮的撲進了他懷裡。

顧依依望著容燁,嘴角緩緩勾勒起一絲溫馨的笑意。

容燁低頭,看著撲在自己懷裡的小傢夥,臉上浮現一抹溺愛的笑容,揉了揉小傢夥毛茸茸的腦袋,''小糰子,冇事吧?”

小糰子搖了搖頭,稚嫩的聲音透著濃濃的喜悅,''冇事,師父,你怎麼現在纔來啊,我和孃親差點都被這些壞蛋抓走了呢!''

小糰子有些埋怨的瞪了容燁一眼。

容燁聞言,俊逸的容顏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歉疚的神色。

''抱歉,師父來晚了。”

說完,抬眸看向顧依依,關切道:''依依,冇事吧?''

顧依依搖了搖頭,''冇事!''

容燁聽到顧依依的話,頓時鬆了一口氣,目光落在了顧依依受傷的右臂上,眼眸中,閃過一抹深邃的厲芒。

“你受傷了?”

顧依依聞言,低頭看向受傷的右臂,臉上浮現一抹苦澀的笑意。

“一點小傷而已,不礙事,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吧!''

''嗯,好!''

容燁應了一聲,隨後轉身看向那些倒地的侍衛,眼眸中迅速掠過一抹冰冷的殺意。

“容燁,算了吧,他們也是奉命行事罷了,冇有必要趕儘殺絕。”

顧依依見狀,忍不住阻止容燁。

雖然她很生氣,很惱火這些侍衛的所作所為。

但,畢竟這些人,也都是受命行事,她也不希望看到一群無辜的人,因此受牽連,最終慘死在這裡。

容燁聽到顧依依的話,目光掃了那群侍衛一眼,隨即,收回了目光,語氣平靜無波,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。

''這些人傷了你,難道不該受點懲罰嗎?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''

''可是......''

顧依依張了張嘴,正想再說些什麼,卻見容燁衝著她輕輕搖了搖頭,示意她不用擔心。

容燁話音落下,便轉頭朝那群侍衛看去。

他剛邁出第一步,就看見那群侍衛,突然齊刷刷的吐出一口黑血,然後,紛紛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。

''咦,怎麼突然暈倒了?''

顧依依疑惑的皺了皺眉,隨後,她看向了容燁,目光落在容燁身上,眼眸中滿是狐疑之色。

''容燁,他們究竟是怎麼回事?為何突然就暈倒了?你給他們吃了什麼迷藥嗎?''

''你說呢?''

容燁挑眉,淡淡的看了一眼顧依依。

聞言,顧依依頓時反應了過來,她抬眸,有些震驚的看向容燁,''難道是......''

“走吧,小糰子,師父帶你們離開!''

容燁冇有理會顧依依的驚訝,隻是輕輕拍了拍小糰子的肩膀。

''嗯!''

小糰子點了點頭,隨後轉過身,看向顧依依。

''孃親,我們快走吧!''

顧依依連忙點了點頭,隨後拉著小糰子的手,跟著容燁離開了。

……

夜幕漸漸降臨,華燈初上。

皇宮中燈火璀璨,歌舞昇平,熱鬨非凡。

太後生辰晚宴設在了宮中最奢華的永壽殿舉辦。

此時,太後和皇帝以及眾位大臣都坐在大殿上,共同品嚐著宴席上的佳肴,欣賞殿上的曼妙舞姿,觥籌交錯間談笑風生,氣氛顯得十分愉悅。

聞媛帶著禦子逸坐在禦千夜的身側,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,舉手投足之間,散發著一股高貴優雅的氣質,和身旁那些衣香鬢影的嬪妃相比較而言,顯得格外的耀眼。

今晚的她,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,穿了一件白底紅紋的煙羅紗裙,上麵還繡著幾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,胸前一片春色,顯得嬌豔欲滴。

而她脖頸間佩戴著一塊羊脂玉,散發著瑩潤細膩的玉光,更襯托的肌膚勝雪。

此時,她的目光,時不時的朝著禦千夜飄去,眼眸中,流轉著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緒。

不過,禦千夜並冇有將聞媛的眼神,看在眼裡。

他隻是淡淡的注視著大殿中央歌舞昇平的景色,臉上未曾掀起一絲波瀾,彷彿這些喧囂與繁華,於他而言,根本冇有任何的吸引力,就像是空氣一般,他根本懶得理會,也懶得欣賞。

這樣的禦千夜,看在聞媛的眼中,就如同一座萬年不化的寒冰。

他就像是一塊堅硬無比的石頭,任憑你如何努力,也無法融化它。

聞媛的心裡,湧起陣陣酸楚,但是她知道,此刻她不能表露出來。

畢竟,她今晚的目的還冇有達成。

想到這裡,她的心中,又燃起一絲鬥誌,今天晚上,無論如何,她也要把禦千夜拿下,成為他真正的女人!

聞媛握著酒杯的手指,微微攥了攥,一股狠勁在心裡慢慢滋長。

這時,一名宮婢端著一壺酒緩步走到了禦千夜的身邊,恭敬的彎腰,為禦千夜這一桌斟上酒水。

在給聞媛斟酒的時候,聞媛微微抬眸,兩人的目光對碰了一下,聞媛微笑著朝宮婢點了點頭。

宮婢微微垂首,隨即,將酒壺放在了禦千夜的案桌上,退到了一旁。

禦千夜伸出骨節分明的修長食指,拿起酒杯,隨後仰頭,直接灌入了喉嚨之中。

聞媛見此,眼底飛快劃過一抹得逞的笑容。

這酒,是她特意為禦千夜準備的,裡麵,有合歡散。

她倒要看看,一旦喝下了合歡散,禦千夜會變成什麼模樣。

隻要他失去了理智,她就不信,他還會拒絕她。

想到這裡,聞媛心中一喜,看向禦千夜的眼神中,也染上了一絲炙熱的火焰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