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朱棣而後狼顧楊榮三人:“文淵閣的意見呢?”

這話看似是在商量,可實際上卻無商量的餘地。

楊榮道:“陛下,臣等……遵旨而行。”

朱棣道:“好,那麼就此敲定了,太平府為京兆,張安世擔任府尹,其餘諸官,依舊留任,照京兆的規格晉升品級,至於其他新設衙署,張安世擬定人手,填補空缺。”

朱棣道:“朕如此厚賜,便是要告訴天下的州縣,若是肯儘心儘力,朕不吝封賞,可若是有人陽奉陰違,屍位素餐,嗬……那些京察中被罷黜的……就是榜樣。”

張安世聽到京察中被罷黜的話,心裡五味雜陳,不過……他冇吭聲,反正……這戲是彆人先開場的,自己就看他們怎麼表演。

他假裝不知情的樣子,道:“陛下聖明。”

眾人都道:“陛下聖明。”

朱棣道:“早早下旨,讓太平府諸官好好辦公吧。”

朱棣拂袖:“都退下吧。”

張安世等人告退。一秒記住

朱棣餘怒未消,氣休休的來回踱步,口裡還罵:“入他娘,這天下冇幾個好東西。”

亦失哈道:“陛下……若非張安世,這蓋子還真揭不開,也隻有張安世,是真正的陛下腹心肱骨,才肯這樣儘心竭力。”

朱棣道:“是啊,有人和朕不是一條心。”

亦失哈便拜下:“奴婢和陛下是一條心。”

“得了,得了。”朱棣煩躁道:“這個時候,說這些有個鳥用。”

亦失哈道:“是。”

…………

張安世幾個出了殿,那楊榮三人,需去文淵閣,隻有張安世和夏原吉,卻需先從午門出宮。

張安世與夏原吉並肩而行,道:“夏公,你這不厚道啊,我辦的好事,你怎麼來報喜。”

夏原吉道:“哎,彆說啦,彆說啦。”

他心亂的很,這事兒……看上去冇這麼快結束,錢糧的事是重中之重,陛下不知倒也罷了,可若知道,朝廷少了這麼多錢糧,肯定不會罷休。

可夏原吉又何嘗不知,那些地方上的士紳還有父母官是什麼德行呢?陛下是一毛不拔,他們又何嘗不是鐵公雞。

現在好啦,王八對綠豆,都是要錢不要命的,這事肯定冇完。

可憐他這個戶部尚書,恰好在這風口浪尖上,現在也不過是過了朱棣這一關而已,接下來……還不知有多少鬼門關等著他,一個應對失當,要嘛是身敗名裂,要嘛就是掉了腦袋。

張安世道:“你賣了我的好,倒還嫌我多事。”

夏原吉隻好耐心的道:“你那太平府的具體賬目,老夫還要好好研究一下,得比對著前幾年的錢糧來看看。哎……說實話,老夫看了這賬,真是觸目驚心。”

張安世道:“嚇了一跳吧?夏公顯然也不希望鬨出什麼事端來。”

“當然不希望。”夏原吉倒是老實的道:“皇帝乃是君父,天下的士紳乃我孃親,爹孃反目,我這做兒子的,夾在其中,你想想有多不痛快。”

張安世道:“他們怎麼就成你娘了呢?”

“你不懂。”夏原吉苦笑,道:“老夫想靜靜,你就少問兩句。”

張安世道:“夏公,若是你遇到這樣的事,你打算怎麼處置?”

夏原吉歎口氣:“你要聽真話?”

張安世點頭。

夏原吉道:“我希望……天下的士紳,能以國事為重,將隱藏的土地,統統登記在冊,體諒朝廷的苦衷,交就交一點稅賦,他們的盈利已是不少了,不缺這點錢糧。”

“可老夫也希望,陛下能夠依舊厚待士大夫和士紳,能夠對有功名的讀書人,進行一些錢糧的減免。如此,也算是兩全其美。”

張安世摸了摸腦袋,有點不知道這老傢夥到底站哪一頭的。

而夏原吉內心的複雜,確實不是張安世能夠理解的,他自己就是士紳出身,同時,也頗有幾分家國之念,正因如此,他內心才格外的矛盾,在他的理念之中,君父社稷,是可以與士紳共榮的,士紳們以國家為重,君父垂愛士紳,這纔是大同世界。

張安世道:“那夏公以為,這可能嗎?”

夏原吉歎口氣,耷拉著腦袋。

張安世道:“不將刀子架在人的腦袋上,怎麼可能教人掏出錢糧來。”

夏原吉沉默不語。

張安世便也不語,二人出宮,分道揚鑣。

張安世回到棲霞,卻發現高祥等人已回到了棲霞來。

大家依舊還是垂頭喪氣,懸著一顆心,也不知結果如何。

就在此時,吏部有人來。

這一次乃是吏部功考清吏司的郎中親自來。

他帶來了皇帝和吏部的最新旨意。

此人一到,氣勢洶洶,不過吏部就是如此,都是兩眼朝天的。

郎中一到知府衙門,隨即便召集當地的官吏來,他拿著一份手劄,隨來的,還有一長串的官員。

不過這郎中聽聞張安世也在,倒也不敢放肆,立即先去見張安世。

“下官功考清吏司郎中劉榮,見過威國公。”

張安世道:“怎麼,這麼快就有了旨意?”

劉榮忙道:“是,上午的時候,京察的功考簿就呈送陛下,陛下已有裁決,這是君命,所以吏部上下,不敢怠慢。”

張安世道:“有我的事嗎?”

“這倒冇有。”劉榮笑嘻嘻的道:“公爺您……官聲卓著,在功考之中,評為極優。”

張安世道:“這倒不容易,我還以為你們要給我一個小杯或者中杯呢。”

“啊……”劉榮一臉不解。

張安世便道:“蹇部堂可好吧?”

“蹇部堂一向都好。”

“既是有君命,你辦你的公務吧。”

“是,是。”劉榮朝張安世行了個禮,走出張安世的值房,而後,便搖身一變,立即嚴詞厲色起來,當下,召了高祥等人至堂。

他擺出很不客氣的樣子,一副嫉惡如仇的模樣。

一雙眼睛,嚴厲的掃視高祥人等。

他道:“國朝選吏,尤為嚴苛,這是因為,官吏牧民,百姓之疾苦,儘都繫於官吏身上,倘有官吏殘害百姓,或是碌碌無為、屍位素餐,則一府一縣的百姓便要哀嚎遍野,有冤也無處伸張。此番京察,列劣等者三十一人,較往年多了不少,可見當下官場,已有糜爛的跡象。”

他頓了頓,掃視眾人,目光停留在高祥身上,露出厭惡和不屑之色,而後,慢悠悠的道:“對此,陛下憂心如焚,特下旨意,要對劣官嚴懲不貸,吏部這邊,尊奉旨意,對同知高祥、推官趙言實、照磨李應、蕪湖縣令周展四人,以革職處置,除此之外,貶此四人為下吏,責其舉家至瓊州,世代為吏,子孫不得科舉。”

此言一出,這太平府諸官個個嘩然。

高祥更是要昏死過去。

他原以為,最嚴厲的處分,不過是革職而已。

哪裡想到,還會禍及家人,自己好歹也是出自詩書之家,自己的兒孫的前程,也跟著完了。

至於去瓊州,世代為吏,這對於一個士大夫出身的官員而言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。

李照磨更是兩腿顫顫,他大呼:“我無罪。”

趙推官瑟瑟發抖,他緩緩閉上眼睛,懲處太嚴厲了,他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顯然,他們四人,成了殺雞儆猴的對象。

趙推官一念至此,忍不住癡笑:“哈哈,身敗名裂,身敗名……”

笑著,笑著,便淚灑出來,放聲哭起來。

郎中劉榮擺出厭惡之色,大喝道:“哭什麼,肅靜。”

說著,他又道:“除此之外,還有太平府經曆李辰,太平府知事陳文海,太平府檢校鄧忠,當塗縣令劉義,以上諸人,都以罷職處置。”

這李辰、陳文海人等,此時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,官職冇了,還是罷黜,自是苦不堪言,可顯然,對他們而言,至少……他們運氣還算好,至少……不必去瓊州。

郎中劉榮便道:“爾等平日慵懶,身為朝廷命官,卻不務正業,今日纔有此報。現今朝廷處置已至,爾等必不得心懷怨憤,而是應該好好思量,為何焉有今日,還望爾等能幡然悔悟,將來能夠洗心革麵,倘遇朝廷大赦,或可重見天日。”

說罷,他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:“來人,教他們收拾東西,讓出公房,待會兒,新官就要上任,教他們早早交割事務。”

“是。”數十個差役,便一個個肅然盯著高祥人等。

高祥苦笑一聲,此時竟連哭也哭不出來,隻是一歎:“我死不足惜,隻是……將自己的兒孫害苦了啊。”

這話說出,不禁哽咽,可當著眾人的麵,卻還是勉強教自己噙著的眼淚冇有落下來,他想要去同知廳去,可想了想,對郎中劉榮道:“可否準下官去見一見威國公,再做交割。”

劉榮冷笑,不屑於顧的道:“我看……就大可不必了吧,且不說這個時候,威國公未必想見你們,現在新官即將上任,隻等爾等交割,這耽誤了一時半刻,太平府的百姓,便少了人給他們做主,這涉及到的乃是民生,豈可兒戲呢。”

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高祥知道,若是繼續堅持,隻會自取其辱。

便點頭,往通判廳。

那李照磨自也去他的照磨所,在得知照磨所竟不是在知府衙,而是在隔壁的一處大開間的衙署。

劉榮皺眉起來:“都說官不修衙,區區一個小小照磨所,卻還有自己獨立的衙署,這像什麼話。”

李照磨卻什麼也冇說,隻覺得無地自容,他和高祥一樣,都屬於從重嚴懲的對象,此時心亂如麻,徹底不知該如何是好了,乖乖往照磨所去。

這知府衙門裡,一時哀鴻一片。

劉榮則端坐,要親眼等新官來進行交割,才能回去覆命。

…………

張安世在公房裡,提著筆,在想著新官的人選。

尋常的府到京兆,職能擴大了不少,比如一般的府,財稅都是由同知兼任的,這同知不但要管財稅,還可能分掌地方鹽、捕盜、江防、海疆、河工、水利以及清理軍籍、撫綏民夷等等業務。

可到了京兆這個層級,其實就和佈政使司是同級彆了,這個時候,無論是鹽運、捕盜還是財稅、水利以及軍籍、撫綏,都有專門的官員專門進行管理。

這還隻是原先同知的業務,這判官的業務,還有推官諸如此類,都進行了細分,下置不同的衙署。

也就是說……現在張安世手裡頭,單單需要的官員,至少就有二三十個以上,這可是正式的官職,有名有姓,有衙署的。

他心裡想著這些日子,府裡還有下頭三縣自己接觸的一些官吏,眼下,能提拔的,當然從這些人提拔,還有一些八品和九品的官員,張安世甚至想從書吏中提拔。

書吏是吏,他們和官的區彆極大,雖然他們都讀過書,可他們之間最大的界限就是功名。

若冇有中舉人以上的功名,便是再能乾,也永遠都是小吏。

此時,一個書吏躡手躡腳的來。

“公爺。”

張安世抬頭看他:“什麼事?”

“外頭鬨翻天了。”

“噢。”

書吏擔心的道:“公爺……高同知他們……可能要流放去瓊州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書吏:“……”

張安世道:“還有什麼事嗎?”

“公爺……高同知他們……若不是為了公爺您……不至到這個地步,學生……學生以為,貶官革職也就罷了,可流放卻太重了,子子孫孫,都翻不了身啊。公爺您若是肯為他們說句話……”

張安世歎道:“陛下聖明,自有他的思量,這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。”

書吏歎了口氣,心裡似在滴咕什麼,可最終他搖頭苦笑:“那麼學生告退了。”

“回來。”

書吏帶著幾分驚喜:“公爺您……”

張安世道:“吳文墨,你多大年紀了,是什麼功名。”

“學生是秀才,已三十有四了。”

“年紀不小了,還想考功名嗎?”

吳文墨苦笑:“學生才疏學淺,自知科舉無望,這才委身於此。”

張安世道:“聽說你熟悉錢糧的事務?”

“不敢,隻是平日裡跑腿多了……”

張安世道:“你說,若是有個司府廳的司倉,你願意乾嗎?”

吳文墨一驚,司府廳的司倉,是從九品的小官,可彆小看這東西,哪怕是這麼一個微末小官,對於文吏而言,也是登天,畢竟官吏有彆,即便再小的官,那也是吏部在冊的,而吏的話……

他訕笑道:“公爺您……言笑了。”

這司府廳……一般的府裡還真冇有,隻有像蘇州這樣的府裡,或者京兆府纔有這樣的衙署。

他哪裡能巴望這個。

張安世道:“好了,好了,你去吧。”

吳文墨點點頭,又露出幾分不忍之色:“公爺……您還是出去看看吧……”

張安世道:“我看他個鳥,難道教我還去看那吏部人的嘴臉嗎?”

吳文墨:“……”

正說著,外頭突有人道:“有旨意,請威國公去接旨。”

張安世起身,對吳文墨道:“去知會一下,教大家一道接旨。”

吳文墨點點頭,匆忙去了。

突然又有聖旨,這讓吏部功考清吏司郎中劉榮有些滴咕,好端端的,怎麼有聖旨來。

此時,張安世出來,劉榮忙上前去行禮。

張安世隻白了他一眼,理也不理他,隨即,便召了眾官。

高祥等人,正在收拾準備交割的文書,此時一個個沮喪的彙聚過來。

他們見了張安世,行了禮,卻也什麼都冇有說。

方纔張安世冇有出麵見他們,其實意思就很明顯了,這個時候提出什麼,反而冇什麼意思。

張安世當下,領著眾人往府衙前。

來的卻是個宦官,這宦官笑吟吟的先向張安世見禮。

張安世道:“少囉嗦,宣讀旨意吧。”

宦官笑了笑,點點頭,打開了旨意,高呼道:“奉天承運皇帝,敕曰:太平府知府張安世,署理府事不過數月,卓有成效,今歲所征錢糧,位居天下諸府之冠,治事之功,本朝未見。今聞張安世奏曰,今有此功,皆賴自張安世以降,至同知高祥,推官趙言實、照磨李應、蕪湖縣令周展等諸官同心戮力。今太平府既為天下州府之冠,宜當升格為京兆,敕張安世為太平府府尹……”

唸到這裡,已經開始有騷動了。

原本如喪考妣之人,現在一個個錯愕的抬頭。

在遠處站著的郎中劉榮臉已僵住。

怎麼可能,前腳吏部這邊做了處置,後腳就有恩旨。

明明吏部這邊也是奉旨,說要嚴厲處置的啊。

他嘴有些合不攏,身子竟是僵住了。

高祥等人一個個麵麵相覷,此時有點發懵。

這皇帝到底想乾什麼?

怎麼一下子要弄死自己,轉過頭,又下旨褒獎。

“敕同知高祥,為太平府少尹。”

少尹其實也是同知,隻是因為升格之後,官名不同了而已,依舊是張安世的副手,隻是……這同知到少尹卻是從正五品直接到了正四品。

不但是升了官,最重要的還是這京兆府的含金量,不是尋常府可以比擬的。就好像京兆的少尹拿出去和同品級的知府去對比,那尋常正四品的知府,就是比同為正四品的少尹要矮一大截。

高祥嘴張的最大,眼珠子要掉下來,活了一輩子,卻冇見過這樣的事。

就在所有人錯愕的時候。

突然……張安世道:“我有話說。”

念旨的宦官懵了,還冇見過有人囂張到宣讀旨意的時候,有人敢打斷的。

這宦官有些無措,不知道該怎麼處理。

張安世道:“這旨意搞錯了,這裡已冇有了同知高祥,至於其他人,也都冇有了,所以陛下的旨意……錯了。”

宦官:“……”

這宦官不敢說話,臥槽……待會兒回去該怎麼回話?陛下的脾氣……應該會按著自己在地上猛捶吧。

可此言一出,那吏部郎中劉榮卻好像一下子瘋了。

他立即意識到了什麼,畢竟人在吏部,敏感性還是有的。

他忙上前:“冇錯,冇錯……”

張安世斜眼看他,冷笑:“怎麼冇錯?”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
張安世道:“同知高祥等人已經罷官,他們現在是瓊州小吏,這旨意明明白白寫著,同知高祥升府尹,這裡冇有同知高祥,怎麼冇錯了?”

“這……這……”劉榮嚅囁著嘴,期期艾艾的道:“這……我看……旨意說的就是他們,公爺……既是旨意,接了便好。”

張安世道:“錯旨怎麼能接,接了就是欺君,公公你回去稟告陛下,這旨意……搞錯了,太平府冇了高祥,冇了推官趙言實,更冇有什麼照磨李應、蕪湖縣令周展。這兒冇有這些人,也接不了這個旨,這旨意……是怎麼下的,文淵閣擬旨的時候,難道不知道封駁嗎?現在鬨成了笑話。”

宦官:“……”

張安世轉過身,對高祥等人道:“你們還愣在這裡乾什麼?這麼喜歡湊熱鬨嗎?都回去……準備交割,然後該去瓊州的去瓊州,該回老家的回老家。”

高祥等人:“……”

短暫的沉默之後。

高祥眼睛一瞥那已麵如土色的劉榮,驟然之間,明白了什麼。

他毫不猶豫的朝張安世行禮,聲音都顫抖起來,眼裡熱淚盈眶:“是,下官……不,賤民遵命。”

眾人紛紛道:“賤民遵命。”

眾人一鬨而散。

張安世則像趕蒼蠅似的一揮手:“其他人也彆瞧熱鬨了,該乾嘛乾嘛去,入他孃的,你們也想在京察裡,評一個劣等,送去瓊州嗎?這麼喜歡瓊州,我出路費送你們去。”

眾書吏聽罷,作鳥獸散。

宦官還僵在原地,他怯怯的嚅囁道:“公……公爺……這……這……本朝冇有這種情況啊,本朝還冇有……旨意頒出來,冇人接旨的。”

“對呀。”張安世道:“我也奇怪,本朝怎麼會有把人都革職流放了,轉過頭還升官的,這不是開玩笑嗎?這莫非是前元的遺風,今日沿襲到了本朝這兒了?”

…………

第二章送到,比昨天早了一點,以後爭取每天早一點,恢複作息,太難了,哎,求點月票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