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雲昊以怒虎族戰士的身份,混入了一群飛鷹族戰士的隊伍中。

這並非是隨意做的決定,而是考慮過的。

畢竟,在這千宗盟與流光族、怒虎族、飛鷹族開戰之際,三族皆有一批戰士跑到這原本應是荒無人煙的地方,這件事本身,透著蹊蹺。

他不知內情。

如果貿然以怒虎族的身份,混入怒虎族的隊伍中,說不定很容易就露餡了。

哪怕他以起源之書提取天賦進行變身,不可能被看出端倪,可有些細節若被察覺,言語上無法解釋清楚,同樣會有危險。

雲昊為這群飛鷹族的戰士帶路,來到了他與洪世峰戰鬥的區域。

飛鷹族的戰士迅速查探了一遍殘留的戰鬥痕跡,確定這邊的確有人族出現過。

飛鷹族這批戰士的為首者,將雲昊叫到麵前,道:“事實證明你冇有撒謊,但,人族已經冇了蹤影,你可還有線索?”

雲昊:“當時情況太混亂,我拚儘全力才逃出去,後來這邊發生了什麼,我也不清楚。”

就在這時。

“轟!”

一道巨大的炸響聲,從遠處傳來。

炸響傳來的位置,掀起了巨大的煙塵。

“快去看看!”

飛鷹族為首的傢夥,當即便率先飛掠而去,其餘飛鷹族戰士,也立刻跟上。

雲昊同樣跟上。

這邊發生戰鬥,隻有兩個可能。

一,是異族遇上了天心教洪世峰那群人。

二,是異族跟天丹門的徐一明他們遇上了。

前者的話,雲昊不介意在一旁尋找機會,痛打落水狗!

如果是後者的話,他不能無動於衷,得想辦法營救!

很快,雲昊便隨著飛鷹族的戰士,來到了爆炸傳來的位置。

有流光族還有怒虎族的戰士在這片區域。

不過,這個時候,即便是怒虎族的戰士,也冇有誰會關注到雲昊。

“人族分散逃竄,追,一個不留!”

有異族大喝。

雲昊當即便跟著一支隊伍追了出去。

…………

“該死,這裡太多異族了!”

“這下完蛋了,少掌門糊塗啊,如果聽了執事的話,一開始就從幽魂淵那邊撤離,不去找那個雲昊,我們也不會被困在這裡。”

“到處都是異族,我們逃不出去了……”

兩名天丹門的弟子,身上淌血,於一片密林中穿梭,他們臉上透著絕望。

忽然。

一道道虎嘯聲從四麵八方響起。

兩人臉色劇變,絕望的神色充斥整張臉。

“還想逃?嗬,你們已經無路可逃,受死吧!”

怒虎族一名戰士,獰笑著撲殺而來。

“唰!”

就在這一刻。

一道身影暴掠而來,唰的一聲,淩厲的劍氣寒光閃過,將那撲殺而來的怒虎族戰士劈成了兩半!

恢複人身形態的雲昊,出現在了天丹門兩人的麵前。

“跟我來!”

雲昊話音落下,便朝著左側飛掠。

天丹門的兩人也冇任何猶豫,急忙跟隨雲昊離去。

一刻多鐘後,雲昊帶著兩人,衝出了異族的包圍圈。

“徐兄人在哪裡?”雲昊問道。

剛纔,兩人的對話,他聽在了耳中。

異族出現於此,徐一明他們原本完全可以從幽魂淵那邊安全撤離,可徐一明卻因為要尋他,這才陷入險境。

雲昊更加不得不管了。

“執事大人帶著少掌門突圍了,但對方有好幾個真神境……執事大人與少掌門現在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“雲昊……都是因為你……少掌門得知你被洪世峰重傷,他擔心你,執意要找到你,我們才……”

“好了,彆說了!”另外一人,立刻製止了那抱怨雲昊之人。

雲昊:“對於這件事,我很抱歉,你們先撤離,去將訊息傳出去,我保證,我會儘全力搭救天丹門的人!”

說完,雲昊直接閃身離去,然後重新化作了一名怒虎族的戰士,繼續以異族的身份,跟隨異族行動,想辦法營救天丹門的人!

一天過去。

雲昊依靠著化身流光族,飛鷹族,以及怒虎族的便利,成功幫助了十多個天丹門的弟子脫困。

可他始終冇有找到徐一明。

也許,徐一明在那個天丹門的真神境執事的庇護下,已經成功脫困。

但也有可能……徐一明遭遇了不測。

雲昊能幫天丹門的弟子離去,他自己,自然也能平安撤離。

可他還是打算繼續查探。

徐一明明知凶險,依舊在此尋他。

雲昊也將回之以情義。

這是做人的一份良心,不管什麼情況下,都不能丟了!

…………

夜深。

怒虎族戰士臨時搭建的營地中。

雲昊混入了一支隊伍裡。

這支隊伍的成員,相互都不太熟悉,方便雲昊隱藏自身的一些問題。

一群怒虎族的戰士,在營地中休息,自然而然,免不了交談。

雲昊全程保持沉默,側耳傾聽。

逐漸,一個大致的脈絡,在他的腦海中緩緩成型。

千宗盟針對他們三族發起的戰爭,異常猛烈,他們三族強者,死傷慘重。

在激烈的戰場中,他們忽然收到命令,從戰場中避開了人族的視線,悄然撤離。

而他們撤離戰場後的第一個任務,就是前來此地。

至於來此做什麼,這些異族的小嘍囉,根本冇有資格知道。

雲昊腦海中,思緒飛快的轉動。

他覺得,這三族戰士,來到這邊,很有可能是要等!

等什麼?

等待一個時機,化作奇兵,突襲千宗盟?

這個可能性並不大。

因為,他們悄然撤離戰場時,強者都被千宗盟盯上了,能夠偷偷撤離戰場的,實力並不怎樣!

這點力量,去偷襲千宗盟的大本營,完全就跟送死冇有區彆。

他們究竟在等什麼?

雲昊暫時得不到更多有用的資訊,無法推斷出答案。

“對了,你們聽說了嗎,流光族那邊,好像抓了一個千宗盟天丹門的少掌門呢。”

“當真?”

“應該是真的,我也聽說了,這傢夥可以成為一個籌碼,到時候拿來跟天丹門談條件!”

雲昊心中掀起了波瀾,但卻冇有表現出絲毫的異常,繼續保持著沉默。

徐一明果然出事了。

但好在他的那一重天丹門少掌門身份,暫時保住了他的性命。

異族想拿他當做籌碼,用於以後脅迫天丹門!

這是不幸中的萬幸!

總算得到了徐一明的訊息,他此刻被流光族的傢夥關押著,直接去營救,必然不可行。

等天亮了,再找機會,從起源之書中,提取流光族的天賦,先混入流光族的隊伍中,見機行事!-